TAG标签 | XML地图 | 网站地图 NBA球星网(www.nbaqx.com),为NBA球迷提供有价值的NBA信息!

深度·独特·乐趣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人博客 >

王猛《平视姚明》8:手术

2014-04-27 15:41 | NBA球星网 |
我要分享
这次姚明请富兰吃饭,是几个月来两人第一次面对面,也是姚明手术后第一次跟休斯顿当地的记者见面,当然,姚明没把富兰·比林伯利当记者。富兰也没把姚明当采访对象,姚明嘴里没有官腔套话,富兰手中没有录音笔,采访本。
姚明伤病手术
那是休斯敦普普通通的一天,阳光一如往日般明媚。这座靠近墨西哥湾的城市,冬天很短,夏天很长。姚明开着那辆硕大的infiniti QX56驶入了HOUSTON'S餐厅的停车场。推开车门,他磨磨蹭蹭地往外移。要下车,他得先把横在车厢里的拐杖拿出来,再把半边屁股挪悬空,拐杖夹在胳肢窝下,在地上放稳,放瓷实了,再把另外一半屁股从椅子上抬起来。这些年,他用了很多副拐杖,好一次,扔一次,他说:“留那个干吗,晦气。”他希望这是最后一次靠这玩意儿行走。
他用肘子把车门撞牢,然后一步又一步地迈向餐馆正门。靠拐杖走路,节奏很慢,他开玩笑地说:“我这是用退休的节奏过日子,好在有拐杖,还能练练上肢力量,我现在越来越胖,两臂负重也就越来越大,就当举着自己到处溜达了。”受伤后,姚明的生活节奏慢了,生活范围也小了。走一步,换一个位置都得小心翼翼。原本卧室在大宅子的二层,手术之后,家人在一层布置了个房间,摆上个床垫,放上小冰箱,省得他爬楼辛苦。一天二十四小时,得有一大半在床垫上度过。床头摆了一摞书,一台笔记本电脑,和一台电视,供他打发时间用。手术之后,他只上过一次二楼,是因为国庆,二楼的电视更大,看国庆阅兵清楚过瘾。那一次,他也不是用脚爬楼的,坐在台阶上,用手撑着,一级一级地往上挪。
好容易养啊养啊养啊,医生终于允许他开车,姚明的生活空间才就此开阔。
从停车位,到餐馆正门,不过十几米,姚明走了快一分钟,一是因为挪得慢,二是在享受阳光,空气。一旁的店铺在换新的招牌,工人们乘着升降机在半空作业,瞅见姚明,就远远地打招呼:姚,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打球啊,你得小心啊。
姚明冲他们挥挥手,喊回去:“你们也小心,谢谢你们给我一次昂着脑袋打招呼的机会,嘿嘿。”
富兰看到这些,笑了,一场手术,数月未见,姚明还是姚明,还是爱说笑。
餐厅的灯光,是暖色的。侍应昂起脖子,笑眯眯地盯着姚明,把他引到角落上的一个位置。他们还是给姚明安排了个少人打扰的地方。他一路走去,两旁用餐的客人都用同样的姿势迎接,昂起脖子,张大嘴巴,然后笑呵呵地挥手。姚明没法挥回去,他的手被双拐占着,他低头,挪着笑了一路。
两人相对而坐,姚明指着富兰变尖的下巴:“你瘦啦?”
富兰看着姚明隆起的腹部:“你倒是胖了不少。”
侍应生帮他把拐杖靠在餐桌背后的墙上,姚明隔几秒钟,就瞅瞅两米之外那两根比普通人身高还高的拐杖。他恨拐杖,可离不开它。富兰说:“别怕,丢不了,这么大的拐杖,别人要了没用。”姚明笑了笑:“我是在琢磨少喝点水,省得去洗手间麻烦。”富兰也爱说笑:“等你到我这个年纪,就知道了,能一直忍着不去,也是种幸福。”言罢,两人都哈哈乐了。
后来富兰说,如果不是那拐杖,不是姚明左腿高及膝盖的保护靴和他缓慢走路的样子,他根本找不到这次大手术的痕迹。
这手术,确实很大。
手术之前,他描述过手术过程,描述时,心平气和:“切断脚跟上的骨头和大脚趾上的,这样我的脚弓就能降低下来,切断的地方用新的钉子固定,去年打进去的那三根钉子,得拔出来。把骨头上的碎片复位,用股骨的组织填充,用钢片,钉子重新固定。基本上,就是这样了。医生说了,最差的结果可以保证我50岁之后还能正常走路慢跑。”
他说的慢条斯理,我听得浑身哆嗦起来。一股莫名其妙的疼痛感,从心底升起来,我跟他说:听着都疼。他嘿嘿笑了笑,没再说话。他才是得亲身体验所有一切的那个人。
这是姚明人生迄今为止的一个大坎,他前所未有的绝望过,无助得仿佛婴儿。可他还是迈过来了,因为他除了接受现实,别无选择。如果养着,挺着,熬着,裂缝就能愈合,就能上场比赛,他绝不会做这个脚踝结构的重建手术。可席地而坐,过不了沟坎儿,只能硬着头皮,迈过去。
姚明要了份沙拉。一大盘各式各样的叶子,上面摆着几块烤好的鸡肉。喝的,就是一杯水,冰水。
他在减肥。更确切一点说,他在为减肥做准备。手术后,他一直在静养,身体状态如同开了闸门的水库,倾泄一空。肌肉也在一点点消失,手臂还好点,因为要驾着拐杖行走,尚能保持。腿部,尤其是手术的左腿几乎变成了一根脂肪柱子。距离恢复训练的时间还早,他还得继续这么养好几个月,身体状态会更差。为了接下来的康复能容易点,他死死地扣住嘴。每天除了水和绿茶,不喝任何有卡路里的饮料,有时候他饿得难受,馋得心急火燎,也拼命忍着,细嚼慢咽着与他体重毫不相符的一点点食物。
坐在他对面的富兰,要了盘鱼,一杯冰茶,跟姚明说:“我陪你减肥。”其实,老爷子确实在减肥。一年之前,他中了一次风,幸亏发现及时,恢复得不错。之后坚持运动,每周至少慢跑三次,每次不少于四十分钟。人老了,就越发惜命。富兰向来是个喜欢吃喝的老头,不像一般的美国人,饮食内容简单,他爱世界各地美食。可自打那次起,也扣着嘴,不狠吃了。他说:“我特别爱吃米饭,所以我去吃中餐时,能把别人吓到,有多少米饭,我都能吃完。”姚明说:“等我好了,请你好好吃一顿中餐。”
两人就这么吃着健康食物,用语言和回忆,幻想着享受饕餮的快乐。嚼着菜叶,姚明说起了这次手术。
距离手术,已经过去了几个月,他终于能平静,微笑着说起这事儿了。
“决定接受手术,是因为我问医生如果不做,以后我还能跟儿子打球吗?”
姚明回忆着:“我看医生想来一会儿,才说,也许能,也许不能,当然还是做手术的可能性更大。”医生为了确定,所以含糊。他话语含糊,姚明心里就更含糊了。哪怕不为了打球,为了以后的生活,为了能跟孩子享受天伦之乐,他也得做。
为这手术,医生光论证,就耗费了几个礼拜,他们得精确,得研究一分一毫的事,尽可能做到百分之百。力求精确的医生告诉姚明:“这手术,有一定的危险性,大概1%的可能,你会有生命危险。”还是那样,为了确定,医生会把任何的可能都想清楚,说明白。他们口中的这1%,够让姚明和他的家人忐忑好几天,总也心神不宁。
躺上手术台,麻药起作用之前,姚明又想起了医生口中的1%,他跟自己说:“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,现在后悔,还来得及。”
可姚明没喊停。富兰问他那一刻怎么下定主意的。
姚明笑了,逗了起来:“没来及喊啊,我刚跟自己说完这是最后的机会了,再下一秒,麻药就起了作用,我就昏了过去。”
要完成脚踝重建手术,得把去年手术的三根钢钉拔出来。说起来容易,其实费劲儿。整个手术花了快五个小时,拔这三根钢钉就花了医生45分钟。姚明从昏睡中醒来后,主刀医生告诉姚明:有个好消息,你的骨头很硬,这是好事,受伤的几率会减少很多。不过坏消息是,我费了半天劲儿才把之前的钉子拔出来。
现在,那三根钢钉就在姚明家里摆着,看起来很长,怎么都无法相信那能植入脚踝。和三根钢钉摆在一起的,是一张X光照片,是脚踝重建手术完成后,从上往下,俯拍的。姚明的左脚脚踝里,密密麻麻,横竖植入了十多根钢钉,看得让人心中又是一紧。
这不是他第一次手术,却是第一次在手术之后感觉到难以忍受的疼痛。姚明跟富兰说:“从前,我手术过这么多回,从没用过吗啡。当时也是年轻,觉得不是太疼,能忍,干嘛用那个。这回是真挺不住了,疼得什么都干不了,手术之后,我一天得用上好几次吗啡。”富兰咂了咂嘴,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。
可姚明像是没事儿人一样,云山雾罩地侃起了
(责任编辑:admin)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