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标签 | XML地图 | 网站地图 NBA球星网(www.nbaqx.com),为NBA球迷提供有价值的NBA信息!

深度·独特·乐趣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人博客 >

王猛《平视姚明》6:选择

2014-04-26 14:42 | NBA球星网 |
我要分享
前一年做手术之前,姚明看过三个医生。
这是NBA球星们都能享受的待遇。他们每一个人都身价惊人,而他们能创造出的价值,比身价更惊人,每一个NBA球星都像大熊猫一样被保护起来。一旦出现重大伤病,球队会找出该领域内最好的专家,满世界飞着,至少看三个医生,然后把每个医生的意见放在一起比对,不断论证,再得出最终结论。
姚明养伤
前一年,姚明的左脚脚踝被钉入三根钢钉。看第二个医生时,他听到这样的建议:做脚踝重建手术吧,如果仅植入钢钉,治标不治本。一旦复发,会更严重。重建脚踝,意味着改变脚踝的物理结构,让原本承受巨大压力的那块小小骨头,不再背负重压。姚明听完,一哆嗦,赶紧摇头。他说:“听医生说说我都觉得恐怖。”
可有些事,真就躲不过。
现在,重建手术变成了首选答案,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。这是姚明生命中的大事,医生要好好准备的大手术,也是可能影响火箭队历史的大转折,没人敢轻易决定。姚明只好飞着接受检查。他去了北卡莱罗纳,到杜克大学看第二位专家。再往后,飞到华盛顿,听第三位专家的意见。这是程序,走程序需要时间。他本以为,到了别的地方,会比在家好点。呆在空无一人的大宅子里,时间跟小刀一样,凌迟着他的耐心,过得思绪万千,心乱如麻。可异地的新鲜感,消失得很快。陌生的餐厅,陌生的房间,并不舒服只能睡对角线的床,只有难受依旧。
他积极过,说:“也许,打上石膏,撑着拐杖,静养三个月,也能好。医生说了,脚部的血液循环没有问题,就是有希望的意思。”
很快,他就把自己推翻了:“可等上三个月,肌肉一定会萎缩,医生说可能会影响手术的效果,那就麻烦了,相当于错过了手术的最佳时机。”
他试着想点高兴的事儿:“至少要休息一年,唉,也是好事儿,这么多年,从来没这么闲过。赛季打NBA,到了夏天打国家队,这回好了,逼着我一次歇足,把之前的那点假都给补上。能在国内踏踏实实地过上大半年,也算有得有失。”
可说着说说,他又发现,自己根本不是个能歇的人:“一想到要这么久打不上球,我就浑身难受,这么过了十多年,突然停下来,迷失了。”
翻过来,倒过去,他想让积极的情绪占据高地,总不成功。
他想到了退役,连续几年,他伤怕了:“我不想拼了,得留着身子骨儿,以后跟我儿子一起打打球,享受天伦之乐。”
不是他一个人这么想,太太,父母,都这么劝他。他们看到的姚明,与外人不同。别人享受姚明扣篮的激情与振奋,他们想到的是,姚明手腕砸在铁质篮筐上的疼痛。别人看到是姚明振臂一呼,应者云集,是千万美元的年薪,是他的诙谐幽默,风趣机智。他们看到的是,姚明脑袋上缝的七十多针,是他拄着拐杖蹒跚挪步的辛苦,是饭桌上看着别人大鱼大肉,自己嚼两根青菜减肥……
姚明说:“真的,我心里不止一次地跟自己说过,再受伤,退役算了。”
我跟他说:“你要真退役,那NBA得疯了,NBA中国公司的人说,姚明一年不打,这中国看篮球的人得少多少。体育网站也都叫苦连天,不知道明年的流量靠什么来冲。”
姚明刚听完,挺高兴:“你这么一说,我觉得自己还挺重要。”
就这么,他的情绪似乎好了些,笑呵呵地骄傲起来:“如果我还能打球,算是职业生涯死过一次了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男人嘛,之所以叫男人,是因为承受了很多。”
看他高兴了,我逗他:“就知道你离不开这种生活,你怎么舍得呢?”
这事儿,我们聊过不止一次,他亲口说的:“真退役了,我肯定会不适应,日子一下全变了,我知道有些人是离不开聚光灯,离不开别人的关注。我不知道自己。我可能不需要关注带来的光环,可过了十几年的日子突然变了,得且适应一阵吧。”
我以为他会继续跟我逗,跟我开玩笑,要在以前,他大概会说“我退役,你饭碗不就砸了”之类的话。
可他没有,情绪一下子变了,仿佛心里的最柔软的地方被刺痛,反应无比强烈,连着反问了我很多句:
手术的伤痛是你承受的吗?还是我?
重新训练的挫折感你承受吗?还是我?
将来我的腿影响我生活是我自己承受?还是你?
我这几年夏天有多少时候是穿正常鞋子的?多长时间了,我健健康康地过过一年吗?”
他突然间问了很多问题,让人措手不及。他仿佛在跟自己论证退役的理由,可说了这么多之后,他还是在黑暗中摇头,“我不知道,我想过退役,也想重新回来比赛,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。”
2008年夏天,他带领国家队在北京,在家门口杀进奥运八强。他说:“那将是我一辈子最宝贵的财富。”
2009年初夏,他又带着火箭队杀进季后赛,迈过第一轮。好像推开一扇门,一番新世界在他眼前展开。
一步一步的,姚明似乎往一个更高的山峰稳稳迈过去。
可咕嗵一声,他跌落到最低点。
姚明扣篮
他问自己,想干的事儿,都干完了吗?打完08奥运,好像国家队的任务已经完成了。他说:“心里空空的,有点失落。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目标完成了,可那之后呢?人要是没了目标,是很可怕的,我跟自己说,得给定下新的目标。有了目标,就有冲劲儿了。”
琢磨了半年,他找到好多目标,他说:“该给火箭一个交代了,打了这么多年NBA还原地踏步,说不过去。”
他还说:“如果国家队能培养出新人,打进2012伦敦奥运,我可以考虑去,那就不再是只靠我一个人了,我们可以往更高的目标冲。我还可以在伦敦大桥上拍张照片,就找我父亲当初拍照的那个位置。”
姚明家里有一张姚志源的黑白照片,拍摄在1976年。那年,姚志源26岁,作为上海男篮中锋出访,他还没有和上海女篮的中锋方凤娣结为夫妇。四年后,姚明在上海出生。又过了四年,姚明得到他人生当中第一个篮球。姚明27岁时,娶叶莉为妻。30岁时,姚明得了一个闺女,姚家的血脉在继续。他琢磨着,只生一个不够,孩子太寂寞。
还有入住上海队的机会,事情尚未确定,他已经在用老板的角度考虑问题,琢磨如何把上海篮球提高,然后以那为原点,影响整个中国篮球,他想着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的名句,为自己描绘了一张巨大的蓝图,姚明说:“现在我也能说自己是投资人了。”
无论是家庭,事业,他给自己定下了很多目标,方向……那时候,他往更高的山峰爬,昂起头,向上看,面带微笑。现在,掉下来了,所有的目标都摔没了。
煎熬着医生宣判时,他总在网上翻新闻,找照片和视频看。他看到北京奥运会上,自己激动得涨红脸颊,挥臂吼叫。看到从2002年到2009年,自己的胳膊一天比一天粗,肩上的担子也一天比一天沉,也终于迈过了季后赛第一轮的坎。看这些,他会笑,可视线一移开,面色也立刻沉了下来。在事业,家庭,祖国,荣誉,健康,冒险,退役中,他的思路来回跳跃,不知道何处是归处。
2009年6月末的那些天,姚明就这么孤独地待在家里,他的生活陷入无限的不可知,他说:“就跟在大海上漂浮的草一样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会被吞没。”
这是二十多年来,他最绝望,最无助的日子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网友评论